澳门威斯尼网站,澳门威斯尼人平台登录

欢迎访问澳门威斯尼网站!
潇湘晨报:生源下降,高职教育有“危”有“机”
日期:2012-06-17  编辑:  来源: 

"高录取时代,湖南高职院校如何选择发展路径?"6月14日下午,2011第二届中国(湖南)教育博览会高等职业教育发展座谈会在本报召开。与会专家、院长一致认为,生源危机有"危"有"机",生源减少或带来高职新一轮发展契机。

    座谈会上,教博会组委会秘书长、潇湘晨报党委书记陈昕,省教科院知名高教专家欧阳河,湖南信息职院院长陈焕 文,湖南信息科学职院董事长陈登斌,湖南都市职院院长黄旭,湖南交通职院副院长蒋广庭,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周立华,湖南科技职院副院长周畅 根,长沙商贸旅游职院副书记、副院长陈涛,湖南化工职院副院长舒均杰等,围绕对高职的重新认识、高职生源下降带来的挑战、高职招生改革、高职升本路径等展 开热烈讨论。

    2011年,湖南高招出现"一高一低"现象,高考录取率逐年攀升走高,而报考人数再度减少,跌破40万,生 源危机无疑逼迫各类办学机构进入更为激烈的"品牌竞争时代"。这种情况下,高职学校如何应对,示范性的高职如何发挥示范引领作用?高职教育又如何进一步提 高就业质量?

    "湖南高职院校不会面临重新洗牌。"座谈会上,专家和高职院长给出同一答案。针对湖南生源下降的情况,不少 院长认为"这是一件好事。有利于湖南高校教育教学改革,有利于人才培养,考生有更多机会选择优质学校"。他们建议省内高职院校调整相关专业,强化校企合 作,对接湖南产业。还有的专家提出高职学院学生"宽进严出",但是注册式入学目前还不成熟。

    陈昕还聘请与会嘉宾为本报首批"教育智库专家",并颁发聘书。

    记者胡力丰 实习生刘卓然

    [发言摘要]

    转危为机,重在练内功

    高职招的不是差生

    蒋广庭:观念要转变。不要把职业院校的学生当成是差生,只有教不好的老师,没有教不好的学生。现在我分管学生工作,我们学院到目前为止,因违反纪律被开除的学生没有。

    湖南省不久前表彰14位带民致富的村官,我们学校占了两个,省委书记、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强亲自为他们颁 奖。事后,我们学院的党委书记和院长分别到邵阳和常德,去看望了学生,并对每一个村予以5万块钱的支持。有些同学在考试分数方面虽然差一点,但他们的动手 能力、创新意识可能还更好一些,职业学院就是培养要有职业技能的人。

    陈登斌:高职招的是差生?不是!有的考生高考分数虽然只有200多分,不代表他的智商、情商差,相反,有些学生情商很高,很孝顺,很能吃苦,创新能力甚至超过500多分的学生。

    周立华:以前考大学,一个村里面考上一两个,家长往往以敲锣打鼓进行庆祝。现在,有的学生成绩不佳却拿了几 个录取通知书。今年省教育厅出台政策,取消中职对口升学比例限制, 结果对口升学报名的人数反而减少了。不管是中职老师、学生还是家长,很少想到对口升 学,这反映了目前老百姓对职业教育还不太重视。

    舒均杰:高职发展这么多年,但至今还没有被全社会很好地认识和接受,现在很多家长一心一意希望子女考本科, 考上专科就不想送孩子去读,觉得没出息。这是认识上的误区。新型工业化的建设,正需要大批量的高职高专人才;二是选择专业填报志愿的时候,不要跟风跟潮, 不要一味追求去省会城市或大城市。90年代末大家都学计算机,03、04年的时候大家都去学模具。现在大家都去学医学。这种欠理性的跟风赶潮填报志愿,必 然导致毕业后就业难的局面。

    高职院校不会全部重新洗牌

    周立华:生源减少是不争的事实,从2009年开始生源数量下滑,有个别高职学院招生没有招满,去年生源一下 减少了9万5千人,从招生的结果来看,确实有部分学校没有完成招生任务。今年的生源在这个基础上又减少了,录取率超83%,考生想读书的都有书读,只是读 哪个学校的问题。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在高职教育领域有一定优势,特别是近几年湖南机械装备制造业发展很快,因此我们的压力不大。但对很多学校,确确实实 还是有压力,去年有些学校招生计划完成不到50%,今年的情况更加严峻,从有单独招生资格的20多所学校的单招结果看,有的学校也不理想。今后办学条件 好、水平高的学校将越办越好,差的学校可能会越来越差,势必会被市场所淘汰。

    欧阳河:所谓重新洗牌,不至于把所有高职高专全部洗一次。为什么?生源的下降不至于每一年都会持续下去。到2020年还有一个平稳的阶段。生源下降对高职院校肯定会有影响,我们要做改变,要解决好学生上好大学的问题。

    陈涛:洗牌的问题,我觉得在不同的阶段都存在,只是看怎么洗。洗牌是正常现象,西方国家学校要有退出机制,没有退出机制就不利于教育发展。不光是学校,学生也应该有退出机制,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学生的退出机制,各个学校都不敢用这个尚方宝剑,所以质量很难说。

    生源下降,要把危机变机遇

    陈登斌:生源下降对于学校发展是危机,但更是机遇。第一有利于优化教育教学和人才培养,提高育人质量。一个 大学几万人,贪多嚼不烂,能办好吗?第二有利于民众自主、多元地选择优质教育资源。第三有利于学校之间形成公平竞争环境,实现优胜劣汰。面对生源的下降, 每一个学校只有提高办学质量,才能在危机中获胜,才能凸显出优质的教育资源的魅力,这对整个中国教育发展是一个新的机遇,把握机遇,才能赢得发展。

    欧阳河:录取率上升生源减少,对我们办高职教育来讲是有启示的。一是要控制高职教育学校的规模,不是讲在校 生的规模,而是学校的规模。我们已经有60多所高职高专,我觉得以后不要再盲目审批新的高职高专学校,一方面整合资源,把零碎的合并到一起,必须控制学校 的规模。二是真正转向内涵发展,提高质量。三是这个变化主要是由学龄人口、计划生育带来的。

    陈涛:现在突出的问题是如何提升高职办学质量,不能够扩规模了,那就能够更好地静下心来提升质量,这个机遇也就来了。关键是如何把"危机"变成"机遇"。

    周畅根:录取率升格高考生数降低,既是好事也是坏事。关键是内涵发展的问题,我觉得关键是学校发展应该跟人 的建设紧密结合起来。要尊重、关心我们的学生,不应只注重分数,应该更注重培养学生创造和动手的能力,要加强对学生这方面能力的发现,加以引导。另外要加 强跟企业的合作,特别是学生的就业应该投入更大的精力 。

转危为机重在"练内功"

    黄旭:过去高校的竞争,是单项的竞争,或者是部分的竞争,有一个好校长就能办一个好学校,现在一个好校长要办一个好学校,还需要一个很大的团队。高校之间的竞争,进入了全方位的竞争,甚至是神经末梢的竞争。

    这就要求我们分析自己最短的那块板子在哪里?实际上就是一定要加强内涵建设,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;二是要 考虑如何定位;三是专业的定位和选择。我一直把专业当一个产品,既然是产品就要有相应的推销或者定位战略,比如说差异化战略,有的专业要别的学校都没有, 就我有。

    陈焕文:练好内功可从三个方面来讲:一是办出特色,二是要扩展财源,三是要努力提高师资队伍和管理队伍的水平。

    到底怎样评价一个学校人才培养质量的好坏?现在名目繁多的示范、骨干、特色学校建设及对应的资金政策是否可 以用一个评价标准来完成?我认为要建立一个以动态评价学生为主体的评价体系,并向社会公布,并与拨款挂钩。湖南信息职院从2009年开始了这样的尝试,并 已建立了比较规范的对学生基础能力、专业技能和社会能力的评价体系。

    陈登斌:如何应对现在的生源下降?我们常常说要加大教育制度改革的力度。这个力度是什么?我认为要下决心转变以提高人才培养质量。

    要提高职业教育的质量,如果学生每天只在教室里学理论,显然是行不通的。我们在学校投资1.3个亿建立的现代置业集团,拥有真实的工作环境,课堂即公司,教师即工程师,学生即员工,上课即上班,形成场景互通、校企互赢的教学模式。

    转危为机还需要改革招生模式

    陈焕文:现在应该改革的到底是招生考试模式还是考试的内容?我认为更应该改变考试内容。比如高考的考题能不能只考如何应用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题目?这样,应试教育的问题没有了,中小学负担过重问题没有了,校外培训铺天盖地现象没有了。

    欧阳河:职业教育是技能的考试,经验很重要,现在的高考不能解决这个问题,因此首先要解决分类考试,纲要也 提了要求,我省也在制定这个方案。第二,高考的改革要解决对口招生的比例。在高录取时代,要进一步推进宽进严出的模式,比如学分制,毕业证要保证质量,一 系列的管理模式的建立现在要提上议事日程。

    周立华:职业教育体系需要完善,应该有中职、高职、本科、硕士甚至博士,希望尽快把体系建立起来。现在一讲 职业教育,就是中职、高职。职业教育需要得到全社会,特别是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可。目前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可度不太高,甚至有些做法还在打压职业教育的 发展。既然分类高考,最好让清华北大搞单独招生,高职院校参加高考招生。习惯了的东西就是顺理成章的事,结果被本来就占优势的人拿去了,我们是摸石头过 河,一不小心就会淹死。

    蒋广庭:高职院升本科,我想这是迟早的事,这也是职业教育的需要。现在职业院校的教育还是断层教育,在理论上来讲,职业教育是作为一种层次教育,我们还在专科层次上。

收藏本页